粽子

山雨【一】

       吴三省刚从外边回来,就有伙计跑过来告诉他,他大嫂生了个男娃娃,叫吴邪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吴三省觉得这名儿特别好听。

       等他风风火火赶到大哥家的时候,院儿里围了两波人,一波扎在老爷子身边儿,另一波忙里忙外地进屋伺候他大嫂。吴三省找了一圈没看见小孩,就准备去找他大哥。平常听嘴碎的说女人生孩子可吓人,他大哥胆子又小,大嫂一生完就晕吴一穷也帮不上忙,吴三省估摸着怕是在后门。到后门一看,他大哥蹲在后门口抹眼泪。吴三省就看着他哭,吴一穷胆小,怕事,爱哭鼻子,哥仨从小一起长起来的这么多年,吴三省从来没把他大哥哄好过,每次都是吴一穷哭他在旁边看着,然后把惹吴一穷的小孩儿打一顿。第一次把人小孩鼻梁骨打折了别人来找,老爷子还没说话呢吴二白先把他整治一顿。慢慢的,吴一穷不怎么爱哭了,吴三省打人也越来越顺手了。

       吴一穷坐在门槛上,跟他说话,说的颠三倒四,可吴三省懂了。吴三省看着吴一穷,觉得他大哥特别傻,他大侄子也要跟他大哥这样,两人最好一起傻,再加上大嫂。一家人就这么简单。这份简单,吴三省发誓一定要护住了。

       刚出生的小孩皱皱巴巴的,特别丑,还小。裹着被子也就那么大点儿,吴三省不敢抱,吴一穷把孩子硬塞给他,吴三省就塞回去,这么你来我往的,小娃娃觉得好玩,笑的特别高兴。这下两人都不动了,吴三省犹豫了一下,慢慢地接过来,小娃娃还在笑,他凑近了瞅,小娃娃张着嘴笑。

      吴三省觉得他大侄子真好看。